黨校在行動 | 抗疫志愿者手記

2020-02-20
20 2020-02

15:47

分享
來源: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網作者:大有莊100號工作室

  編者按:就在我們身邊,有這樣一批黨校青年人挺身而出,沖鋒在疫情防控一線,每天早上八點到下午四點,深入兩個校區3個社區5個小區開展志愿服務。有的負責體溫測量、有的負責人員信息登記、有的負責車輛出入管理、有的負責宣傳解釋、有的協助服務隔離對象。他們用自己的一份力量一份擔當,為我們構筑起一道疫情防線,守護校(院)平安。今天,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官網特別推出《抗疫志愿者手記》。

  青年志愿者,我要給你最熱烈的掌聲 

  ——志愿者手記

  機關黨委青年工作處、團委 高長文 

  2月14日,北京市政府發布通告:即日起,所有返京人員到京后,均應居家或集中觀察14天。這是應對已經延長春節假期后集中返京高峰可能帶來的輸入性疫情風險而采取的必要措施,也從一個方面說明,北京的疫情防控形勢,依然容不得半點大意。

  也正是在這一天,機關黨委青年工作處、團委發出倡議,面向在校(院)所屬社區或就近居住的青年教職工招募疫情防控志愿者,協助做好社區疫情防控工作。志愿者招募倡議書在“大有青年”微信公眾號發布五個小時后,報名人數就已經破百,而目前,很多直屬單位的青年人因為疫情防控工作的需要都在應急加班,作為組織者,志愿者報名的人數讓我感到意外。面對校(院)疫情防控工作需要,青年沖鋒在前!這確實,給我很深的感動!

  報名表上顯示很多志愿者選擇“盡可能多的志愿服務時間”。一個個電話打來、一條條微信發來:“一定給我排上”“什么時間段都行”“我是近期返京,20號滿14天,一定在21號給我排上”“其他時間段還有空崗嗎?我可以!”……青年的踴躍讓我淚目。

  有的超齡“青年”專門打電話表示雖然年齡已經不符合報名要求,但一定要想辦法參加志愿者排班。還有的教職工自己超齡了,讓家屬報名參加志愿服務……他們超齡了嗎?沒有!他們依然是青年!!!因為,面對疫情,他們還保持著青年人的沖勁,還有青年人熾熱的情感!

  從2月16日開始,第一撥青年志愿者開展抗擊疫情志愿服務,分別在北校區3個社區出入口協助開展有關工作。大家首次上崗開展這類服務。一切有條不紊。有的志愿者住在北校區還騎著電動車到南校區上崗服務。有的志愿者遇到的全是搬運的體力活兒,他們也二話不說、擼起袖子就干,巾幗不讓須眉,兒郎斗志更昂揚!

  當然,相較于那些一線的醫生、護士,那些社區、居委會工作人員,我身邊的這群志愿者是最普通的“逆行者”,他們只是想為防控疫情出一份力、盡一份責,但他們是好樣的!

  多一分理解 多一分平安 

  ——志愿者手記

  辦公廳秘書一處 郭魯江 

  一場來勢兇猛的疫情突然席卷中華大地,新冠病毒在肆虐。武漢告急,湖北告急,在千里之外的北京海淀也出現了幾十例確診患者。同胞的生命在遭受威脅,正常的生產生活秩序被打破。在春節假期過后,北京市進入疫情防控最吃緊的關頭,校(院)機關黨委青年工作處、校(院)團委向校(院)各單位青年黨員和共青團員發出抗擊疫情的倡議書,全校(院)青年黨員、團員紛紛請戰,支援一線防控工作。幾乎一夜之間,近百人組成的疫情防控青年志愿者服務隊就組建起來了。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責任。看著手機、電視上白衣天使們每天都在揮灑汗水淚水,看著人民子弟兵堅定逆行的身影,我想,作為一名普通黨員在這樣的特殊時期,應該做點什么。正所謂“國家有難、匹夫有責”,響應黨組織號召,我也成為一名防控疫情的志愿者。2月19日下午,我來到指定地點報到,根據安排,我和林雅華老師在大有北里社區南門值班。這個小區是校(院)職工集中居住的家屬區中最大的一個,幾十棟樓共有近萬人居住,離退休老同志較多。我們與社區值班同志、明潔物業保安人員共同看守小區的唯一出口,對小區實施封閉式管理。

  上崗前,機關黨委副書記沈黎萍、機關服務中心副主任王永清為我們幾位同志介紹了工作任務并作了簡要分工,叮囑我們一定要做好自我防護。我們的任務是給進出小區的人員測量體溫;對無證人員、車輛以及醫療救護車輛進出進行登記;對外地返京人員進行詳細登記,同時安排簽訂居家隔離承諾書;對非小區內人員無特殊情況欲進入者進行勸返等。此外,我們還為居家隔離不能出門的人員,暫時接收快遞,物業的同志會隨時安排為其送到家。這樣做是按照校(院)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的要求,嚴格做好防控,避免交叉感染,盡全力達到隔離的效果,從實施的效果看,這也是戰勝疫情最有效的手段。雖然這會給小區住戶帶來一些不便,但在這特殊時刻大家都表示理解。

  由于值班時間段是十二點到下午四點,進出小區的人大多是到超市買菜、買東西,還有的是子女捎帶生活用品來小區看望父母親友,偶爾也有下班回家的,大家對校(院)嚴格防控措施,連日來“零病例”報告的情況都很欣慰。

  多一分理解,多一分平安。進出小區的人員大都很配合工作,但也有極個別人員對“繁瑣”的手續感到不適應,測量體溫、檢查證件、停車登記、詢問行程,這些平時看起來太細微、太繁瑣的事,放在當下這種情形,實際上就是防控疫情天大的事,為不出一絲紕漏,不放過一絲細節,這些看起來有些“讓人煩”的手段,正是最有效的手段。真正深入到社區值班,才更能體會到社區“抗疫”工作的不易。

  和煦的陽光灑在身上,讓人感到十分溫暖,身為一名志愿者,服務防控一線是我們的職責,只要想到能為防控疫情出一份薄力,心中就會有小小的滿足感。最讓人高興的是,大家基本都能自覺地停下腳步、踩下剎車,接受體溫測試和證件檢查,也有一些路人會停下來和我們說幾句話,感覺非常親切。滴水成溪,愛心凝結。每一分關心,每一點努力,每一句苦口婆心匯聚到一起,就會成為抗擊疫情的龐大力量。

  平凡的力量 

  ——志愿者手記

  文史教研部 林雅華 

  今天站在我旁邊的保安大叔一直都沒歇下來。他說自己來自唐山,這個年沒有回家,一直堅守崗位。看他戴著口罩忙前忙后,眼神憨厚又熱忱。午后3點多鐘,一位保潔大爺走過,從兜里掏出一些還帶著枝葉的小橘子,遞給保安大叔。大叔連連擺手。因為是特殊時期,兩位淳樸的人兒隔著一段距離互相推讓著。這場景看著有點好玩兒,卻又格外真摯。沒過多久,我看到我們東門社區的保潔員楊大叔騎著他的橙色自行車來了。這整個冬天他都穿著那件藍色的工作服,單薄的很。楊大叔負責保潔工作,他不怎么說話,見人永遠笑著,干活細致又認真。我看到他戴著一頂黑色帽子,騎車進了大有北里,而后就背著一大桶藍色消毒劑,匆匆往學校的方向去了。他的自行車后面有一個兒童座椅,是他四歲多小孫女的專座。就是這么一個剪影,卻似乎帶來了破土而出、撲面而來的日常生活的氣息。

  實際上,每一個角落中都有無數默默奉獻的人。在這場疫情中,更是涌現出了無數讓我們熱淚盈眶的平凡英雄們。我的志愿服務只有短短幾個小時,但他們的付出與奉獻卻根本無可計量。馬克思說,人的本質不是單個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現實性上,它是一切社會關系的總和。為什么這段時間以來,無法安坐在書桌前?是因為強烈地感受到,彼此關聯與休戚與共,是我們這個古老民族沒有中斷且不斷更新的詞匯。在突如其來的巨大考驗中,力量從哪里來?就是從信仰中來,從千千萬萬普普通通的人民中來。猶如滴水匯入汪洋,在每一個角落,在每一個眼神,在每一份付出與奉獻中,你能感受到同頻共振的那份真實。這份真實,雖然平凡,但卻是有力量的。

  我是武漢人,我在一線 

  ——志愿者手記

  報刊社學報編輯部 陳偲 

  2月17日下午,陽光明媚,天空湛藍,通勤的路上沒有了往日的喧囂。當我抵達魏公村8號院社區門口時,小區出入口值守的社區工作者、社區安保人員、社區志愿者向我投來詢問的目光,“請問您有什么事嗎?”“請問您辦理出入證了嗎?”,幾個聲音同時響起,當我回答我是志愿者后,大家相視一笑,明顯放松下來。這個下午,和他們的許多個日日夜夜一樣,測體溫、查看出入憑證、主動提醒出門的居民攜帶或辦理出入證,盡管工作重復而簡單,大家一直保持著警醒的工作狀態。

  一個下午很快就過去了,我離開了志愿服務崗位,回到了溫暖舒適的家,但我知道,一切還沒有結束,還有更多人堅守在前線。記得在告知母親我報名志愿者的消息后,原以為她會有幾分擔心,可是她沒有絲毫猶豫地說,你一定要報名,你是武漢人。是的,疫情在我的家鄉爆發,殘忍而猛烈,自1月20日開始,令人揪心的消息陸續傳來。隨著越來越多的逆行者們馳援一線,捐贈物資從四面八方來到家鄉,大家逐漸燃起與日俱增的希望。在火神山醫院、方艙醫院的病房中,也有我的家人,他們也曾因為感染病毒而感到焦慮和絕望,在醫護人員的精心照料和鼓勵下,他們日漸恢復健康,表妹阿布甚至成為武漢東西湖方艙醫院中“戰地記者”,她拍攝的廣場舞、醫務工作者報平安等視頻在央視等媒體連續播放。

  堅守前線的,不僅有醫務工作者,還有許多身邊的普通人。

  在與社區工作者、安保人員交談中得知,自大年初二至今,他們每天在寒風一站就是七個小時,沒有一天休息;黨校系統的同事們也在行動,部分學校騰出了學員樓作為隔離點,同事們在各個社區留下忙碌的身影,專家學者們為抗疫宣傳提供智力支持;武漢的摯友們,有的連日奔走在入戶登記排查、護送感染者入院的路上,有的在已確診多人的社區隔離點中摸爬滾打,有的想方設法為居民采購食品藥品,有的參與了方艙醫院建設。他們和我一樣,是父母也是兒女,有疲倦也有害怕,卻有不一樣的勇敢堅強,令人動容,激勵我前行。

  守衛我們的家園 

  ——志愿者手記

  報刊社網絡和新媒體中心 陳航 

  清早的陰冷晨霧散去后,魏公村8號院小區的門崗漸漸被陽光灑滿,小區值班點上整齊地擺放著酒精噴霧、免洗洗手液和幾本居民信息登記本,已經值班五個小時的保安師傅換來了同事接崗。

  “他們現在人手十分緊張,年前回家過春節的幾位小區保安也暫時沒法上班,所以我們也來加入了,還有你們這樣的志愿者”,小區“家委會”的趙老師告訴我,從大年初二開始至今,他們同保安師傅每天白天要在這里值守七個小時,負責檢查小區進入居民的出入證、測量體溫、噴灑消毒液,偶爾遇到沒法及時下來取快遞的居民來電,他們還幫忙代收快遞并消毒。雖然工作繁多而持久,但趙老師是個熱心人,從2005年住到這兒后,就一直操心張羅著小區的各種事情,特別是這次疫情發生后,每天按時到崗,清理消毒,即使上周的大雪天她也沒有停歇過。

  從2月17號開始,從外地回到小區的人逐漸多了起來,趙老師和一起值守的保安師傅壓力也越來越大,心里隱約的擔憂讓他們的工作越發細致。“這里常住的居民我們基本都認識,有些租住的人從外地回來,我們就得督促他們盡快去社區填寫信息,做好14天的自我隔離。”

  疫情膠著,正到了最吃勁的時候,雖然每天我們都能看到不斷下降的確診數字和不斷增加的治愈數字,以及若干城市的“零報告”,但是每個人身處疫情之中,依舊是擔心和安慰的心情交織,而對家的守護,就是對他人的負責,也是對社會的貢獻。作為志愿者,我看到只是當時當下的一個切面,但是可以想象得出,在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面前,全國有無數人筑起的那道無形的抵御疫情的屏障,正在守衛著我們的家園,這樣平凡的堅守,才是我們能夠打贏這場“人民戰爭”的最堅強后盾。

(責編:畢陽) 

私募分级基金配资